Duel 分集剧情介绍 更新至14集

摘要: : Duel /듀얼/决斗 : 韩国OCN : OCN周末剧 : 2017年06月03日 : 每周六、日晚间11点各播放一集 : 隧道 : 李钟在 : 金允珠 : 郑在咏 金廷恩 杨世钟 徐恩秀 金基斗 沈完俊 尹敬浩 崔雄 李哲民 李 ...

[剧 名]: Duel /듀얼/决斗
[播 送]: 韩国OCN
[类 型]: OCN周末剧
[首 播]: 2017年06月03日
[时 间]: 每周六、日晚间11点各播放一集
[接 档]: 隧道
[导 演]: 李钟在
[编 剧]: 金允珠
[演 员]: 郑在咏 金廷恩 杨世钟 徐恩秀 金基斗 沈完俊 尹敬浩 崔雄 李哲民 李成旭 李娜云 白仁权 赵载龙
[集 数]: 16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因遇到克隆人而被卷入引发社会震惊事件中的刑警,和为生存不得已互相展开决斗的克隆人之间所发生的故事。

  第1集

  秀妍是张队长的女儿,现在被绑匪绑架,绑匪警告张队长不能让警方介入,张队长自己就是警察,但是为了女儿他不得不带着一大笔钱只身前往赎秀妍,张队长到了指定地点并没有看到人,绑匪托人给张队长送去一个储物柜的密码,并让其把钱放在里面之后就离开,张队长只能照做,绑匪给张队长发去一张照片是秀妍所在的位置,但是张队长赶到后发现秀妍并不在,张队长悲痛万分。而另一边警局的崔检察官知道这件事便派人前去支援,张队长认为崔朝惠(崔检察官)派人出动绑匪才会收了钱又将秀妍带走,为此他非常生气,而崔朝惠这边通过定位查到绑匪正往机场方向去,警方立刻追出去了,警察到了机场屏幕显示的定位四处移动,他们才意识到被骗了。而张队长被绑匪指着去了汽车站,张队长到了之后绑匪打电话让他把钱带走,因为张队长带去的都是假钱。张队长在汽车站四处打听,他看到一个疑似凶杀的人,一句话没问就将其狠狠揍了一顿,但其实真正的凶手正在一旁偷偷看着,只是奇怪的事凶手和被张队长的打的人长得一模一样。这件发生在十天前,张队长和秀妍开心地在家吃饭,突然张队长接到电话有案子发生,张队长立刻回警局带着人去了。柳直和别人聚众赌博,杨万春是他的手下,杨万春正在给柳直交钱时张队长赶到了,柳直说自己家里困难而且再三保证这是最好一次,张队长最后还是决定放了他们,走的时候张队长带着柳直一起回去,他还顺路去给秀妍买了一个月的药。晚上张队长跟两个朋友吃完饭后独自走回去了,在路上他还给女儿买了一个漂亮的发卡,尽管秀妍因为白血病一直在接受化疗,而且也根本没有头发,但张队长一直很为女儿骄傲,他还想着等秀妍的并好了肯定能得到韩国小姐的冠军。发卡拿回家秀妍并不是很高兴,她因为自己没有头发一直很苦恼,张队长安慰再三秀妍才高兴起来,两人聊着聊着秀妍突然流鼻血了,张队长非常紧张要立刻带秀妍去医院检查,但是秀妍为了给爸爸省钱一直不愿意去,好在没多久鼻血就止住了,晚上秀妍等爸爸睡着后还偷偷将自己的零花钱放在张队长的钱包里。第二天一早张队长就出去办案了,他现在在负责一起绑架案,受害人安代表的儿子被人绑架了,安代表怀疑绑匪就是他曾经抱养过的一个女人,没多久崔朝惠打来电话说已经找到了安代表儿子的尸体,张队长立刻带人赶去案发现场,小孩和情妇都死了。就在这时医院给张队长打来电话,医院现在研究出来一种新的有可能治好秀妍的药,张队长当然很高兴,但是用这必要需要三个亿,张队长一时根本无法拿出这么多钱,他很苦闷。突然崔朝惠来找张队长拜托其对这一次的案件放手,张队长认为现在死了这么多人他要侦查到底,他不愿意,因为他的老婆就是在怀中秀妍即将临盆的时候被人杀害了。晚上张队长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突然房东打来电话说秀妍出事了,张队长立刻赶往医院,秀妍突然病重需要立即手术,但是面对高昂的医药费张队长慌神了。秀妍做完手术离开时,救护车突然停在半路,张队长受伤,秀妍被人劫走了。张队长把打的那个人铐起来以后立即去追另外一个了。

  第2集

  张得天把李成俊用手铐锁在路边后,又拼命的跑去追另一个李成俊,但是最终没有追上。李迥直和罗秀浩来了之后四处找寻另一个跑掉的李成俊,也没有找到。张得天以为另一人是眼前这个李成俊的胞胎兄弟。于是他愤怒的拿枪指着李成俊,让他说出跑掉的人的下落。李成俊被眼里满是恐惧和无助。他拼命的嘶吼,他也不知道刚才的人是谁,自己一点记忆也没有。在回警局的车上,李迥直盘问着李成俊。李成俊说别人给了他一张去首尔的车票,还给了他一张写有张得天名字的纸条。除此之外,他什么也不记得了。众人的盘问逼的李成俊几近崩溃。他偷偷的把从自己口袋里掉出来的小姑娘的发夹藏了起来。李成俊锁住了正在开车的罗秀浩的脖子。车子失了方向,蹿进了一处建筑停了下来。李成俊趁机逃跑。张得天追了上去。爬到一处高楼上,张得天看到李成俊想要跳楼。他把李成俊拦了下来,用枪指着他的脑袋说如果人不是他杀的那就去找凶手。李成俊到了警局之后,崔朝惠负责他的案件。张得天告诉崔朝惠,虽然自己现在很像个疯子,但是求她这次好好调查。崔朝惠采集了李成俊的指纹和头发,去和之前在救护车上和张得天打斗的人做对比。崔朝惠发现李成俊的指纹和DNA和凶手的完全符合。崔朝惠觉得凶手就是眼前的李成俊。但是,张得天不这么认为,他明明就看到了那个和李成俊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向崔朝惠下跪,求她先不要那么快结案。崔朝惠答应了他。她吩咐部下连接李成俊的脑电波,用测谎仪测试他。李成俊看着张得天女儿的照片没有反应,但是看到注射器和自己的照片时,反应很强烈。他脑海中有模糊的记忆,那个长得和自己一样的人给自己注射了什么东西。崔朝惠看到他的反应后,又觉得凶手就是李成俊,着急结案。在城北一处荒郊野岭发现了一具女童尸体。大家怕是张得天女儿的,所以去现场的时候,大家瞒着他不让他去。张得天去了之后,拼命的往前走想要去确认那是谁。大家拦着他不让他靠近。最终,法医问了张得天秀妍腿上是否有烫伤,因为那具女童腿上有。张得天激动的说女儿身上没有,听到死者不是女儿的时候,他哭了。看守所里的警察不让医生给李成俊治疗手部的伤。张得天看到后于心不忍。医生说李成俊手部的伤是刀子故意划开的。张得天意识到不对劲,凶手手上的伤是碰到了担架导致的,应该很快就好了。他更确定凶手不是眼前的李成俊了。杨万春因为之前聚众赌博的事被抓。他的手下绑架了张得天,让他给兄弟们一个说法。李成俊被关进了牢里。张得天来看他,答应他会把他从牢里救出去,让他答应出去后帮自己找女儿。李成俊和杨万春在转移监狱的途中,张得天制造了车祸,救出了李成俊赫和杨万春。看到警察后,张得天顾不上杨万春了,带着李成俊开车离开。杨万春的手下被击毙了一个,杨万春因此特别的恨张得天。警察堵住了张得天的车,张得天和李成俊;两人不得已纵身跳下了大桥,落入江中。

  第3集

  张得天和李成俊一起跳下了大桥,落入了江中。崔朝惠得知此事后,下令张得天事件对外对上级都要保密。天下着暴雨,张得天把李成俊从水中拉出来。两个人接近虚脱,李成俊的胳膊还受了重伤。搜查队员拿着手电筒找寻两人的踪迹。他们发现了沾满血迹的一块囚服的碎布。李迥直和罗秀浩拿走了那块碎布。崔朝惠来到部长检察官于秉真的办公室,希望他把此案件定为非公开案件进行调查。李成俊在一处蔬菜大棚旁边的空地上清洗着自己受伤的胳膊。他们躲过搜查人员,偷了一辆居民车离开。两人决定去釜山,因为李成俊的记忆只停留在两天前的釜山。他们要去找那个给李成俊车票的流浪汉。柳美莱和前辈来到张秀妍治病的医院,问工作人员被选定注射干细胞的孩子是否还在医院里。工作人员说孩子已经送去山永医院了。当柳美莱说自己刚从山永医院回来,而且看到那里的殊病房只有老爷爷的时候。工作人员突然支支吾吾的说自己不是管此事的人,并不清楚。柳美莱之所以调查此事,并不是因为自己是记者。因为之前母亲去世的时候,她收到了一份很早就存在银行的遗物。里面有母亲当护士时候的患者病例还有一些干细胞研究资料。张得天和李成俊来到釜山的客运站,两人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流浪汉达洙。流浪汉看到李成俊的脸后拼命的跑,张得天抓到他后,看他好像很久没吃饭的样子。于是,他给达洙买了些吃的。达洙解释当时有人说如果自己给李成俊车票并确认他坐上去首尔的车就可以给自己划掉500万的债务。他拿女儿去做债务担保人借高利贷,后来才知道那些人是卖人体器官的人。李成俊从卫生间墙上贴的各种卖人体器官的小广告上,找到了达洙说的白室长的电话。达洙打给白室长说自己要还钱。白室长给了他们联系方式和地址。张得天给李迥直打去电话说自己在釜山,自己可能需要他的帮忙。崔朝惠看到了李迥直的手机上显示的号码,发现是釜山的。联想到当时审讯李成俊的时候,他说自己的记忆只停留在釜山。她觉得张得天二人一定是去了釜山。张得天来到白室长的据点,解救了孩子们。他们发现没有达洙的孩子珠夏。一问才知道,陈秉俊带着孩子去做手术的地方了。崔朝惠带人来到白室长的据点,通知了孩子们的家长。达洙没有看到自己的女儿,他很伤心,以为女儿已经死了。克隆人李成俊撞了陈秉俊的车,把他带到一处废弃建筑。张得天和李成俊到来的时候,只有孩子一个人在陈秉俊车的后备箱里。他们解救了孩子后,李成俊循着地上的血迹找到了克隆人藏陈秉俊的地方。他想要救陈秉俊,但是克隆人还是杀了他。两人打了起来,克隆人把陈秉俊的死嫁祸给了李成俊。张得天也循着血迹找到克隆人,但是刚拿出枪就被身后的人一棒打晕了。达洙说要见白室长,但是眼前被抓走的人就是白室长。他一直说不是,眼前的白室长和当初让自己送李成俊上车的人不是同一人。克隆人告诉李成俊他下一个要杀的人是崔朱植。

  第4集

  崔朝惠等人到达的时候,张得天和李成俊已经离开。崔朝惠命人采集现场的指纹和DNA,跟张得天、李成俊的作对比。柳美莱也从母亲的遗物中看到崔朱植的名字,她打算去找他。张得天一直以为女儿被绑架是因为自己和崔朝惠一人拿了5亿的事情,但现在看来并不是。女儿被绑架或许和李成俊有关,必须要先查明李成俊身世。崔朝惠收到了李成俊写的杀人预告书,他说自己要杀下一个人。崔惠把罗秀浩和李迥直调来检查厅工作。因为如果李成俊要杀人,那么和他在一起的张得天一定也脱不了干系。而罗秀浩和李迥直是最想阻止他的。张得天给李迥直打电话,他一直不接。张得天回到车里,看到李成俊喘不上气。克隆人在监控器里看到张秀妍醒了。他来到张秀妍的身边。秀妍问他自己的父亲在哪里。他说不在这里,然后又给张秀妍打了一针镇定剂后离开。他也感觉到胸口剧痛。李成俊回忆起自己的脑海中有狗打架的叫声。张得天觉得那是斗犬。他打电话给李迥直让他帮忙查崔朱植。崔朝惠让部下偷偷得跟着李迥直去了洗手间。李迥直和张得天的谈话全被他听见了。崔朝惠命大家开始查崔朱植,还说以后要信息共享。柳美莱和她的前辈一起去了一个私人侦探那里查了有关崔朱植的信息。前辈一直很照顾柳美莱,帮着付钱。柳美莱很不好意思,直说自己会分期归还。信息显示崔朱植已经于1992年死亡。但是,母亲的病例上崔朱植1993年分明有就诊记录。他们又查到崔朱植有一个弟弟叫崔朱浩,打算去找他。杨万春特别恨张得天,正在派人找他。崔朝惠的女部下对罗秀浩特别有好感,这事让罗秀浩觉得特别尴尬。柳美莱最先找到崔朱浩,她说自己的母亲是崔朱植1993年就诊时的护士。崔朱浩告诉了她可以见自己的地址,让她明晚来找自己。柳美莱走后,张得天也找到了崔朱浩。他谎称警察调查污染问题,让崔朱浩打开了门。他跟崔朱浩谈话觉得他不对劲,他仔细的打量了崔朱浩的样子。李成俊回忆起崔朱植耳朵上有伤疤。张得天马上想到刚才的崔朱浩耳朵上就有。他又回去找崔朱浩,发现人已经离开。崔朝惠的人查到崔朱浩明晚会去华城一个斗犬的场所。李迥直把这事告诉了张得天。张得天和李成俊赶往斗犬场。崔朝惠也带人开始行动。所有人的通讯设备全部上交,避免李迥直和张得天联系。柳美莱和她的的前辈最先到达。他们只让柳美莱一人进去,前辈只好在外面等。崔朱植见到柳美莱后拿下了自己的假发,说自己就是崔朱植,当年要不是她母亲,自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他作势就要向柳美莱报仇。这时,张得天和李成俊也来了。他们从监控器上看到了李成俊,崔朱植觉得很震惊,他命人把李成俊带来。他抓着李成俊的衣领问他为为什么他会出现,还一点都没有老。自己明明已经把他杀了,如今自己只好再杀他一次。这一幕被门外的柳美莱看在眼里。她拿着手中的照片,照片上人的穿着一看就是很多年前的。但是照片上的人却是眼前的李成俊。这让她很吃惊。她打电话给前辈,但是前辈的手机被撞倒地上,摔坏了。

  第5集

  崔朱植看到李成俊,发了疯似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抓着李成俊的衣领,告诉李成俊自己还要再杀他一次。在他拿起棒球棍将要打下去的一刹那,李成勋来了。他拿着枪,关了灯,开枪打死了崔朱植的手下。他逼着崔朱植交出了当年进行器官移植的人的名单,之后把崔朱植一枪毙命。张得天看到了杨万春带着人也来了斗犬场,他知道杨万春是来找自己报仇的。于是,他连忙躲起来。柳美莱的前辈金益洪看到张得天很激动,他以为张得天现在还是那个全能警察。张得天为了避开杨万春躲了起来。金益洪连忙跑过去,张得天觉得他碍事,一直嫌弃她。崔朝惠也带人赶来了,他们清理了现场。李成俊把李成勋拿到的名单握在了自己手里,李成勋一直对他拳打脚踢。李成俊依然不撒手。柳美莱在隔壁屋里吓的不敢出声。李成俊问李成勋张秀妍在哪里。李成勋告诉他,张秀妍在自己家。最终,李成勋拿走了名单。李成俊问他是不是也是克隆人的时候。李成勋愣住了,他转过身来问李成俊究竟记起了什么。车吉浩给他打来电话,告诉他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他才离开。张得天为了逃跑,挟持了李迥直。部长检察官给崔朝惠打来电话,不过她并没有接。李成俊拿着枪指着柳美莱,让她不要声张,他需要柳美莱的帮忙。柳美莱偷偷的把刚才拿出来的和李成俊长得很像的那个人的照片藏了起来。柳美莱告诉他,自己帮他其实也是有一点私心的。柳美莱帮张得天和李成俊逃出来以后,他们找到了金益洪。路上,碰到检查车辆的警察,张得天拼命让金益洪掉头。金益洪觉得张得天已经不是那个全能警察了,他不想惹事。于是,他和柳美莱商量让张得天和李成俊自己离开。但是,柳美莱想帮他们。金益洪一听说张得天要借自己的车,连忙提出愿意送他们去首尔。到了柳美莱的家后,柳美莱想要给张得天缝合手臂。李成俊连忙说自己缝就好了。张得天吃了止痛药后睡着了。柳美莱给李成俊看了自己母亲的照片,希望他可以认识母亲。车吉浩跟踪张得天来到柳美莱家楼下。柳美莱把自己的车借给了张得天他们,她还把母亲的照片给了李成俊,希望他可以看着照片然后想起什么。李成俊坐进车里以后,忽然记起了些许有关于柳美莱母亲的事。当时,怀着孕的柳美莱的母亲在B超的下面写上了,我的女儿,美莱。张秀妍醒了,看到陌生的环境,又开始找父亲。李成勋在洗澡的时候,他的背上露出了伤痕。他想起了自己和李成俊的对话,生气的把水龙头关了起来。车吉浩打来电话窥探名单的事,李成勋看出了他的心思。李成勋拿着名单陷入沉思。他意识到身后有人,忽然拿起枪转身对着身后的人。定睛一看,是张秀妍跑了出来。秀妍哭着问父亲在哪里。

  第6集

  李成勋转过头来看到张秀妍。他呵斥张秀妍为什么不听话又跑出来。张秀妍哭了,她说自己也不想哭,但是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李成俊把张秀妍送回房间的时候,看到张秀妍的背影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那时自己也曾求一个医生救自己。李成俊坐进车里以后,他突然想起了一些关于柳美莱母亲的事。他下车告诉柳美莱这件事。不过,他回忆起的是柳美莱母亲但是怀着她的时候的事,她的母亲在孕妇手册上写了我的女儿美莱几个字。张得天意识到有人跟踪他们,于是他们重新折回了柳美莱的家。车吉浩看着手机里的位置追踪,打算进去找张得天等人。张得天和李成俊埋伏在门口。车吉浩进去的时候,张得天拿枪指着他。两人打了起来。李成俊回忆起眼前和张得天对打的人,他就是当时那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杀陈秉俊时打伤张得天的人。他看到张得天不敌车吉浩,连忙过去帮忙。车吉浩打伤了李成俊,给他注射了麻醉药后逃跑。张得天疯了似的追车吉浩的车子,但是没有追上。柳美莱说要送李成俊去医院,但是张得天坚持他不能去医院。最终,柳美莱把李成俊送去了自己大学时的前辈开的诊所里。崔朝惠一夜没睡,她有点相信张得天的话了。她觉得杀人的那个和李成俊长得特别像的人不是李成俊。她被叫进了检察官部长办公室。部长用咖啡泼了她一身,责怪她。由于她的原因,如今死的人越来越多。崔朝惠觉得如果把刑警和杀人凶手在一起的事声张出去影响不好。他威胁部长自己也曾为他卖命,让他再给自己一点时间。柳美莱的前辈告诉她,李成俊虽然看起来只有25岁,但是她的器官已经六七十岁了。柳美莱想起当时那个和李成俊长相相似的人说的话。他说就算他不杀李成俊,他也活不了多久了。罗成浩呵斥李迥直居然敢为了张得天办黑车和枪支,问他事业是不是不想要了。但是,他也不会放弃张得天的。他们遇见张得天的同僚,就是张得天当警察时帮他隐藏的人。他说张得天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找他帮忙,他欠张得天一个人情。罗成浩和李迥直发现崔朱植在监狱里死亡的时候,给他开死亡证明的正是陈秉俊。当时的陈秉俊是监狱医疗室的所长。柳美莱给金益洪看到了那个和李成俊长相相似的人的照片。金益洪发现两人不是同一个人。因为照片上显示的时间是1992年。会长的女儿找到了研究所。研究人员给她看了20多年前已经死亡的那个医生的尸体,还被完美的保留着。李成俊被送去做CT了。医生发现他的手里有类似金属的东西。张得天猜出那是GPS追踪器。怪不得每次对方总能找到他们。张得天用那个位置追踪器把车吉浩引了出来。用枪指着他的头说,你用来跟踪我们的东西同样可以用来把你抓到。

  第7集

  李容硕博士给崔朱植做完了手术后,崔朱植被推了出去。他的手被栓在病床的栏杆上。朴东戌问刘正淑为什么还不放他们离开。刘正淑给朴东戌注射了药物,朴东戌晕了过去。陈秉俊看到崔朱植他们被关在这里,于是打算救他们出去。他救了朴东戌和崔朱植后,绑架了李容硕。他们取出李容硕体内的器官。朴东戌因为自己已经接近肾衰竭,所以他打算把李容硕的肾脏移植到自己身上。在这场事故中,刘正淑成功逃跑。2017年,研究人员带着会长的女儿看了李容硕被保存完整的尸体。张得天抓住了车吉浩。他用车吉浩的手机给李成勋打了电话。他威胁李成勋如果不放了自己的女儿,他就会杀了车吉浩。没想到李成勋根本不受他的威胁,直言让他杀了车吉浩。他反过来威胁张得天,如果听话就会让他见女儿。张得天为了见女儿被注射了迷药。李成俊醒了,柳美莱觉得医院不安全,于是他们去了金益洪的工作室。崔朝惠组织大家开会。具搜查官拿出了和崔朱植一样同期死亡的人的名单以及详细资料。崔朝惠让他们先开始调查朴东戌。张得天醒来后在镜子里看到了女儿。他大声的叫女儿的名字但是镜子那一头的女儿根本听不见。李成勋走过去把那个发夹给了张秀妍,告诉秀妍她的父亲在她睡着的时候来过。秀妍很想让父亲来看自己。李成勋说如果她的父亲愿意帮自己的忙,父亲就可以来看她。天真的秀妍让父亲一定要帮李成勋的忙。李成勋找到张得天,让他帮自己杀人。张得天出于对女儿安危的重视,答应了他的要求。朴东戌受到了李成勋的威胁,于是他特别害怕的跑到警察局让警察保护他。崔朝惠听说这件事之后,让人把朴东戌带到检察院。崔朝惠给朴东戌看了崔朱植和陈秉俊的照片,发现他认识二人。朴东戌为了让警察保护他的安全,于是交代了当年李容硕进行非法试验的事。张得天回到了金益洪的工作室。他经常去洗手间看手机。李成俊发现了他的不正常之处,于是,趁机抢过了他的手机。李成俊发现李成勋让张得天帮自己杀朴东戌,还以他的女儿为威胁。崔朝惠为了让张得天和李成俊自动落网,于是把朴东戌送回了家。在朴东戌家周围部下了重重埋伏。李迥直把这事告诉了张得天,他千叮咛万嘱咐让张得天不要来。张得天找到他当警察时的同僚,让他帮自己绑架朴东戌的女儿。同僚因为张得天也曾经帮过自己,尽管很生气,但是还是帮他了。张得天利用朴东戌的女儿把朴东戌引了出了,绑架了他。柳美莱看着妈妈留下的医疗资料,猜到当年可能进行了非法试验。她进行了多重假设,李成勋或许想要把当年进行器官移植的人身上的器官再重新移植回自己身上。李成俊看到了柳美莱母亲留下来的资料,找到了关键人物金慧珍。凭借着金慧珍医疗资料上的电话号码,他们找到一所精神病院。原来,这么多年来,柳美莱的母亲一直都坚持去看金慧珍。

  第8集

  张得天的同期朴佑直把朴东戌的女儿从补习班里接了出来,借着要请她吃三明治的时间,偷拿了她的手机。朴佑直把手机给了张得天。张得天用这个手机给朴东戌打了电话,威胁朴东戌出来找自己。崔朝惠得知朴东戌和她的女儿都不见了,她猜到这件事是张得天干的。张得天给李成勋打来电话,他告诉李成勋自己已经知道他最想要的是朴东戌的肾脏,警告李成勋不要对秀妍怎么样。李成勋听到张得天的话后恼羞成怒。车吉浩把李成勋找张得天合作,然后把事情弄砸的事告诉了老爷子。李成勋身体不舒服,刚注射了药物,还没有缓过来。他知道车吉浩打小报告后,非常生气,用枪指着他。李成俊和柳美莱从金慧珍的病例上找到一个电话号码,打过去发现是一所精神病院。金益洪、李成俊和柳美莱打算一起去精神病院。路上,李成俊由于晕车去了卫生间吐,洗脸的时候,他脑子里出现了三个人的记忆。他告诉柳美莱另外两个人的记忆不是自己的,记忆里的那个医生是很多年前就死了的。他知道柳美莱已经猜到那是克隆了。三人去了金慧珍所在的精神病院。在看到墙上的画时,李成俊总觉得自己来过这里。医生说金慧珍有被害妄想症,总说有人要取走自己的卵子去做克隆人的试验。金慧珍看到李成俊后情绪失控,嘴里说着一定不会给你的,然后抢过金益洪的钢笔刺伤了自己。医院的护士看到李成俊说你怎么好久没来了。李成俊通过护士找到了自己的好友。张得天联系到崔朝惠,打算和她合作。自己要以朴东戌为威胁,引出李成勋。然后,崔朝惠负责抓人,他负责救女儿。崔朝惠同意了他的提议。李成勋去到张秀妍的房间,看到她画了很多画。刚想都给撕掉,突然看到了张秀妍为自己画了一幅画,上面写着“叔叔,谢谢你”。李成勋动了恻隐之心,没有把画撕掉。他为张秀妍整理她的蜡笔,为她盖好毯子,看着她睡去。崔朝惠开办公室会议,具搜查官一直说张得天不靠谱。李迥直和具搜查官差点吵起来。会长女儿问了张秀妍的情况。手下说张秀妍目前情况不错,可以接受干细胞药物治疗。会长女儿说重要的是李容硕的器官,谁叫他当年把研究出来的唯一的药物只给了自己。她让手下给张秀妍进行干细胞药物治疗。李成俊找到了好友。好友看到李成俊后给他跪了下来,说自己当时为了钱出卖了李成俊。原来,之前车吉浩拿着李成勋的照片找到李成俊的好友,让他告诉自己李成俊的下落。后来,车吉浩才用李成俊钳制张得天的。李成俊来到之前自己住的家,发现屋里贴了很多照片。李容硕、陈秉俊、崔朱植和朴东戌的照片都在,原来,李成俊失忆之前就已经开始调查他的身世了。

  第9集

  暂无

  第10集

  暂无

  第11集

  暂无

  第12集

  张秀妍晕倒被送到了医院。张得天非常担心女儿,他拼命的向医生道歉说女儿的病刚好自己就允许她运动量那么大,都是他的错。但是医生解释说是因为张秀妍注射的治疗剂的问题,她的白血病是治好了,但是她的体内出现了癌细胞,而且扩散极快,很可能撑不过一个月。张得天想起了女儿注射治疗剂之前,医生告诉他治疗剂很有可能有副作用。益洪前辈去上班了,家里只有李成俊和柳美莱在。李成俊再次感觉到强烈的不舒服,柳美莱拿了药给他服下后稍微好了一点。柳美莱告诉李成俊她是一个很有能力的记者,会帮他一起调查的。李成俊终于想起了李容硕当年把治疗剂给了谁,那个人就是柳美莱的母亲柳正淑。于秉天部长让崔朝惠停止正在调查的案子,和自己合作,这样她就能拿到安正东给的5亿。崔朝惠意识到安正东和山永制药有关系。她请求让张得天复职,于秉天也希望崔朝惠和张得天再帮自己一次。崔朝惠让罗检察官去调查安正东和山永制药的关系,让具检察官去调查部长和山永制药的关系。张得天复职之后大家都非常高兴,他向手下部署了接下来的工作。李成俊告诉张得天真正的治疗剂当初给了柳美莱的母亲,张得天以为秀妍只要注射了真的治疗剂就可以康复。在益洪前辈的提醒下,他们觉得柳正淑负责过的精神病患者金慧珍或许知道治疗剂的下落。于是,张得天等人找到金慧珍。李成俊由于第一次见金慧珍时,导致金慧珍险些自杀于是他选择不见她。张得天和柳美莱在院子里见到金慧珍,护士在照顾她。她听着歌很安详的样子。但是当柳美莱问道治疗剂的问题时,金慧珍又开始情绪激动,病情复发。护士只好让他们先离开。韩宥拉博士找到崔朝惠,她想打听李成俊和李成勋的下落。崔朝惠让她把当年的事情都告诉自己,那么自己也会帮她摆脱山永制药。朴山英在得知张秀妍因为注射治疗剂而体内癌细胞的事,他找到女儿朴书言责怪她让人为他注射治疗剂。朴书言解释那都是希望爸爸可以醒过来。朴山英让她找到真正的治疗剂来弥补自己的过错。朴书言告诉父亲他生病期间一直是自己在照顾他,但是父亲的却还是把公司给哥哥掌管。朴山英觉得她是女孩,有包包有衣服就好了。朴书言心有不甘。朴书言知道她唯一的底牌就是李成勋,她怕父亲先行找到李成勋。于是,她来到李成勋的住所,让他打包行李赶紧跟自己走。但是,李成勋并不想走,他早就知道了这位小姐和朴山英的关系。一家人为了争夺公司费尽心机。他一直都在利用朴书言,为了她不断供应的钱和自己活命的时间。李成勋来到朴山英的病房,他拿枪指着朴山英。朴山英知道他不会杀自己,否则在自己昏迷的时候他就可以下手。李成勋冷笑着解释说自己只不过想问清楚一些事情。他把枪抵在朴山英的头上问他当初为什么要克隆他和李成俊。

  第13集

  李成勋拿枪指着朴山永,问他为什么当年要制作出自己。朴山永说克隆人会因为脏器衰竭而死,而他恰好也得了这种病,所以与其让研究员在老鼠身上做实验,还不如在活人身上做实验。李成勋想起了自己曾经遭受的残酷的试验,他拿出刀子想要折磨朴山永。但是朴山永拿过手机给韩理事打去了电话,李成勋看着手机里的韩宥拉博士,他没想到那像自己妈妈一样的人居然还活着,他很激动又很高兴。朴山永为了自己活着,告诉了李成勋进行克隆试验的人是韩宥拉,授权对李成勋进行试验的人也是韩宥拉。李成勋一时间不能接受,离开了病房。柳美莱从妈妈的好友那里得知自己不是妈妈的亲生女儿,回到家后,李成俊一直在安慰她。他们买了吃的去看了张秀妍,在刚进病房的时候,李成俊就看到了韩宥拉博士,他欣喜激动之下叫出了妈妈。柳美莱为了给二人独处的时间借口下楼买饮料出去了。李成俊告诉了韩宥拉自己这几年的成长经历。柳美莱回来的时候,韩宥拉博士正要走。两人一见如故,约定改天一起吃饭。崔朝惠决定进入山永当卧底,彻底查清非法试验的事。具搜查官和罗检察官都愿意和她一起并肩作战。崔朝惠得知安正东是山永制药的投资人,而且那个死了的女人根本就不是他的情妇。于是她找到安正东,问他和山永制药的关系。原来,安正东身体有疾病,很难怀上孩子,他好不容易通过人工授精怀上自己的女儿,却发现女儿有淋巴瘤。他得知山永制药可以克隆人,在一次投资会上,他认识了当时山永制药的社长朴书龙。朴书龙告诉他克隆出来的孩子很健康,于是山永制药就找了那个女人做代孕妈妈。但是,后来检查的时候发现孩子是畸形的。他才意识到自己是被朴书龙骗了。崔朝惠找到朴山永,指责为山永制药做事的于秉川是个办事不利的狗。她表现出一副要尽心为山永做事的人的样子,朴山永决定看她的表现。张得天找到崔朝惠,问她为什么让自己复职。崔朝惠想让他帮自己一起对付山永,但是张得天似乎并不愿意和她联手。朴书言看到父亲还活的好好的,她意识到李成勋可能出事了。于是,她疯狂的给他打电话。但是,李成勋自从知道了韩宥拉博士是始作俑者的时候,就一直在用酒精麻痹自己。他不愿意相信那个自己像妈妈一样的人,居然会对他进行那么残酷的试验。张得天来看女儿,李成俊看着秀妍的笑容,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一张小女孩的脸。张得天从李容硕的助教那里得知,李容硕博士的女儿当时生病了,他为了女儿工作也不顾了,后来辞职了。李成俊给张得天打来电话,说他回忆起李容硕博士照顾一个小女孩的场景,女孩大概四五岁。张得天看了李容硕的资料,发现他的女儿两岁就死了。李容硕当年把治疗剂研究成功后给了柳正淑,而柳美莱又不是柳正淑的亲生女儿。想到这里,张得天给韩宥拉博士打了电话。韩宥拉博士正和柳美莱走在大街上,两人相约改天一起吃鸡爪。张得天告诉韩宥拉她的女儿没死,柳美莱或许就是她的女儿。有一个骑摩托车的人撞了过来,柳美莱为了推开韩宥拉博士自己被撞倒,满身是血。

  第14集

  柳美莱被送进了医院,伤情非常严重。韩宥拉哭着求院长一定要救美莱,院长安抚她说自己会尽全力的。益洪前辈急的来回转,李成俊也伤心的掉下了眼泪。李迥直打来电话说凶手抓到了,于是张得天回到警局审问凶手。朴山永也知道了是朴淑珍指使的人去杀韩博士,他让手下赶紧压下这件事。他思考后想到这或许是一个考验崔朝惠的好机会。凶手一直在说自己由于是疲劳驾驶才撞的人。张得天把他撞错人的事告诉了他,还说指使他做事的人是不会来救他的,只会杀他。凶手听到张得天的话后,更害怕了。崔朝惠为了凶手被抓的事找到张得天,说做这些只是为了取得朴山永是信任。医生出来后,他告诉韩宥拉柳美莱的情况并不乐观,因为强烈的撞击内脏损坏严重。韩宥拉不愿意相信这一事实,几近情绪崩溃。柳美莱躺在病床上,屋外的益洪前辈和李成俊坐在椅子睡着了。李成俊梦中记起了李容硕博士和他女儿的场景,当时他的女儿珠熙确实是为了躲过山永的人才改名叫美莱的。李成俊高兴的告诉韩博士,柳美莱确实是她的女儿。朴淑珍意识到自己的诡计被父亲发现,她怕李成勋也被父亲抓去,所以拼命的给他打电话。韩理事给她打来电话,警告她不要再做这种事。李成勋接了电话,朴淑珍问他治疗剂在哪里,她要自己去找。李成勋笑着说哪怕治疗剂找到了,自己也不会给她。因为朴山永根本就是在骗她,如果他得到治疗剂,他肯定还想要永生,根本不会把公司给她。朴淑珍觉得李成勋说的对,于是她决定不再找治疗剂,隔岸观虎斗。院长笑着告诉韩博士,柳美莱不止度过危险期,而且脏器自动修复了,身体恢复的很快。韩宥拉很高兴。张得天看到李成俊一个人坐在长椅上,于是他也拿着饮料坐了下来。李成俊说自己很混乱,他不知道他,柳美莱,韩博士这算什么关系。张得天说自己只认识李成俊,还让他不要想那么多。张得天来到女儿的病房,女儿越来越憔悴了。秀妍问父亲自己的病是不是已经好了,为什么还不可以出院。张得天安慰女儿说还有一些检查,但是很快就做完了。李成勋看到还是没有人来抓自己,于是他决定先找上门去。他来到柳美莱入住的医院。他看到韩宥拉和张得天在聊天。张得天找到韩博士,把柳美莱因为注射了治疗剂所以才恢复的这么快的事和她明说了。虽然柳美莱还没好,但是作为一个父亲他还是忍不住问了韩博士,是不是可是用柳美莱救秀妍。韩博士说秀妍的情况可以用骨髓移植的方法治疗,张得天又高兴的说那李成勋和李成俊也有救了。韩宥拉说李成勋不行,还没等她说完之后的话,不远处的李成勋就离开了。其实,韩宥拉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骨髓捐赠者捐赠一次后,两年内不可重复捐赠,所以要想其他的办法才能救更多的人。李成勋伪装成医生带走了柳美莱。张得天得知李成勋绑架了柳美莱后,赶紧跑向地下停车场。两人打了起来。韩宥拉和李成俊赶到的时候,李成勋拿出了枪。李成勋非常恨韩宥拉,但是当韩宥拉一步步走近的时候,他还是不忍心开枪。在他把枪朝向李成俊的时候,韩宥拉挡了过去。李成勋的子弹最终打在了韩宥拉的身上。李成勋落魄的逃走了,他情绪失控,咆哮着说人不是自己杀的是李成俊杀的。张得天去追李成勋的时候,李迥直打来电话,柳美莱又不见了。

相关阅读